輕輕將你身上的碎片挑起,沾著點點血漬在尖銳的邊緣,一抽離便流下一條蜿蜒隨時都有可能終止的路徑。

碎了一地的,聽說是你的心。

從體內,突然砰的一聲巨響,奪出。

痛覺會麻痺,儘管看見你摀嘴掩面的哭泣著,我還是想這麼對你說。

當掏盡一切肺部的空氣之後,你就會開始自行呼吸,生命的本能。

將摀住的雙唇緩緩的從你右手中放開,貝齒卻不肯放過的緊咬下唇,

當嚐到鹹鹹的味道,你驚訝的問我,那是眼淚還是血水?

伸出舌頭,我輕舔.....血腥的淚水。

極致壓抑的是崩潰的情緒還是欲狂洩的委屈氛圍?

用盛滿淚水的眼眶,朦朦朧朧的看著我,說:我好想誰在我身邊,抱著我輕輕拍著我的背,摸著我的頭說:已經不要緊了。

唉~嘆了口氣

摸摸你的髮,我說:忍著點吧,其實你比誰都清楚,這一時的無助終究會過去。

堅強好不好?其實,一點也不好。

但,卻愛對著你說:懦弱沒有任何幫助。



哭泣是因為難過?還是受了委屈?

多數時候你選擇禁口,在承受別人給的委屈時。

過多的爭執和辯論,只會讓你更累,我懂,但,委屈並不會因你沈默就消失不見,它只會往底下沈。

瀕臨,界點

爆發

能傷害到你的人,往往是心底在乎的,但一個你在乎的人,可以毫不留餘地的傷害著自己,那麼...?

所以哭了

僅,只能接受這樣無聲的委屈,讓自己吞。

當自己沒法就這樣轉頭離開。


你頹然倒臥在地,想走近扶起你,卻發現自己搆不著。

雙手交握在背後,漠然的看著,淹沒、吞蝕、腐爛,等待重生。

深呼吸,在你耳邊悄聲問:好點了嗎?



你不是天使,不用硬是背負著不屬於自己的翅膀。





圖:估狗大神

微笑女王kiw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