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圖片為2013年隙頂二坪林步道拍月落)

Dear W:

            在於被動式,半推半就下,我繼承【家業】也近一個月的時間

這一個月的時間感覺過得既冗長又疲憊,雖然我對於習慣這件事情適應得很快。

大概是因為我打從心底是排斥的,對於失去自由和隨心所欲這件事情

但是,人生有時候讓你似乎也會面臨這種很沒得選擇的情況

我幾乎是任性的,但是不夠任性的施展在【家庭責任】這一塊

我想,我父母縱容我夠久了...............

一段關係中總該有人進,有人退

想想,或許又到了該是改變的時候,不管是自己或者家人,亦或是朋友間的相處模式

後期的這段時間我漸漸豁達了,老用自己不是自由之身的想法把自己綁住,不快樂的

我努力改變全年無休工作態度的父母,每日早點下班是第一步,就目前看來,效果還不賴。

 

把所有東西都收好離開店裡後,我以為回家的路上會很孤單

這才發現,我以為深夜都睡著的城市,其實是我以為的

後來體悟到,其實這個世界的運作是場接力賽

我回家沿途經過的路上,凌晨兩、三點有的人才剛開始準備開店做生意

燈火通明的豬肉攤見著一位父親磨刀霍霍向豬仔,一旁站著的是一位年少孩子

媽媽在孩子身邊耳提指點,那是一場傳承的戲碼,在這午夜時刻上演。

如同那幾日深夜裡,我母親親身示範教導我如何收捨善後工作般。

那孩子好年輕,他會覺得失去自由嗎?關於繼承家業,哪也不能去的守著一間店面?

看著夜裡這城市的運作,我想,總有些事情還是要有人做吧,如果每個人都想要朝九晚五的生活,那麼豬隻以後誰來殺?

鹹酥雞以後誰來賣?廚餘桶誰來清?街頭誰來掃?

有那麼一瞬間,伴隨著冷風,我心裡暖暖的感謝著每一個勤奮做自己工作的人,儘管他們心裡或許並不是那麼喜歡這份工作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水肥車の天堂ޓ

車肥水の感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